廖逊:零供关系的历史演变

来源:转摘       编辑:协会    时间:2011-01-04 13:05:43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内研究计划经济的一大贡献,就是发现计划经济是一种短缺经济,物资商品永远供不应求,顾客永远要排长队。顾客战战兢兢,售货员趾高气扬。我国的这种状况,一直持续到1997年产品价格改革大获全胜。中国是在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,第一个完成物价改革的国家。苏联东欧各国早在60年代就开始价格改革:只要改革就涨价,只要涨价老百姓就上街抗议,只要老百姓上街抗议政府就后退,物价改革就搁浅,成为一种恶性循环,一直持续到苏东巨变。中国物价改革成功是零的突破,后面的越南、老挝相继取得成功,人们才相信社会主义能搞市场经济。

   

1997年以前的售货员为什么那么牛?是因为顾客多、商品少。可商品又从批发店来批发而来,别看售货员在顾客面前是爷爷,转过身去面对批发店,就成了孙子。70年代我从北大荒回北京,在一家批发部当搬运工,就亲眼看到涉外商店怎样来献殷勤,把我们那个班组的全体员工请去开个茶话会,看个“内部电影”,最后还留下班组长喝酒。短缺经济的规矩是商品为王,谁拥有商品谁就是上帝。

   

然而随着市场化改革,被颠倒了几十年的历史,又被重新颠倒回来,顾客归位上帝,售货员归位公仆。当时许多朋友感到不解,学雷锋学了那么多年,售货员还是爱同顾客吵架,怎么价格改革一完成,售货员的态度就全变了,个个都满面春风,热情周到,百问不烦?

   

前台的顾客和售货员关系变了,后台的零售单位和批发单位也变了。因为物资商品已经极大丰富,零售部门不愁没有货卖,批发部门却生怕货出不去。于是“乾坤倒置”,零售成了爷爷,批发成了孙子。批发要反过来向零售套近乎、献殷勤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市场经济的巩固,批零之间的新关系已经不可逆转。

   

 2003年中国“连锁百强”的总销售规模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6.0%,其中前10家企业又占“连锁百强”销售总额的42%。而到了2007年,中国“连锁百强”的总销售规模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,已经提高到11.2%,其中前10家企业的总销售规模,又占“连锁百强”销售总额的51.6%。少数强势零售企业由于掌握了主市场终端,对广大中小型供货商形成了巨大优势,然而它们在大型供应商面前,无论是资金财力、品牌知名度还是渠道的控制能力,又均无优势可言。于是,我国商业的零供关系日益紧张,引发了大量的矛盾和冲突。据有关专家归纳,有如下三个方面:

   

第一是设置名目繁多的“通道费”,收取随意性大。

   

所谓“通道费”,就是制造商为了使零售商经销其商品而支付给零售商的费用。这种费用是由法国大型超市家乐福带入中国的,其后各大零售企业竞相仿效。如同美国20世纪30年代,连锁业强迫供应商接受各种苛刻条件和附加费用,不仅名目多、数额大,而且带有很大随意性,除了进场费,还有条码费、货架费等,有的费用与销售挂钩,零售商向供应商收取销售返利等,而且还有专门(特别)的展示费、合作广告费、商场庆典费、促销费,甚至把一些应该由零售商自己承担的正常费用,也摊派给供应商。这当然使零供关系日益紧张,发生越来越多的摩擦和纠纷。最近家乐福与康师傅之战,就是一例。

   

第二是拖欠供应商货款,延长账期。

   

零售商占取供应商的货款,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有些零售企业甚至是恶意侵占。个别零售商甚至用供应产的钱去炒房地产、开新店。当然后一种做法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,因为经营性现金流一旦中断,或者支出超过赢利,就会对零售企业自身带来巨大的压力,一旦供应商反过来倒逼还债,资金就容易断裂,零售商就可能破产。2009年北京相当数十家大型超市倒闭,都是资金不足疯狂扩张而自食其果。

   

第三是零售商霸王条款。

   

同样因为我国由卖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,顾客成了大上帝,零售商就成了小上帝,供货商的日子就苦了。部分零售商滥用其终端优势带来的“话语权”,动辄要挟供应商,制订一些霸王条款,签订不规范的合同,迫使供应商接受各种不平等的交易条件,通过侵占供应商的利益来增加自己的利润。

   

所以,进入21世纪以来,零供关系一直紧张。本次全球金融危机,大家面临共同威胁之后,矛盾相对有所缓和。2009年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,就是8月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和中国蔬菜流通协会、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、中国调味品协会、中国果品流通协会、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6家联手,共同发起《零售商供应公平合作促销倡议》,并推出促进零供关系和谐发展的具体措施。这一年,费用问题仍然是零供矛盾的焦点,但增幅有所降低。拖欠贷款问题仍然存在,但有所改善。国家相关部门抓紧制定法律规章,使零供关系进一步规范化。

   

然而这一切,并没有阻止零供双方相互渗透的趋势:

   

一方面零售商开始建立自有品牌,如华联超市的华联牌大米,沃尔超市的沃尔玛惠宜食品,屈臣氏店的屈臣氏洗发水等。往好了说,这能更好地满足顾客需要、为顾客服务;从坏处看,它又是为了建立受控自己的制造业,个别工厂过于追求低价,甚至变成黑工厂。

   

另一方面,为了对付零售商向自己转嫁各种费用,拖欠贷款等行为,供应商也开始自建渠道,例如格力、美的、海尔等大品牌家电企业纷纷开设专卖店,甚至已经在海外开设了1000多家专卖店。有的甚至形成了以城市为重心,以地县为基地,以乡镇为依托的三级营销网络。由于这些专卖店经营灵活、服务专业,已经成为这些大型供货商不断扩展地盘、攻城略地的重要力量。既摆脱了零售商的控制,又扩大了销售渠道的掌控。

   

我个人认为,这也许是一件大好事。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;零供竞争,顾客得益。总比零供勾结,坑害大众的好。假如各行各业都形成这样的竞争机制,广大消费者即可高枕无忧矣。市场是个好东西。

   

真正值得注意的是,外资大型零售商进入后的影响:一家大型零售商进来,就造成周围“寸草不生”,竞争实力薄弱的中小商店纷纷倒闭,这就是我国和我省近年来民营商业企业大量减少的直接原因,如同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。然而这类“一站式”的零售中心,又深受广大消费者的欢迎。如何做到各就各位,各美其美,实现一种有利于社会大众的市场生态平衡,单靠市场行不行?有待继续观察。

浏览量:0
收藏